北有温茗

换号惹。

很感谢你们一路而来的支持。
已经确定换号了,为了防止三次视奸也就不艾特出来,想知道的麻烦小窗一下我再给您。
我知道很麻烦,真的很抱歉因为不想再因为写文被卷入三次的纠纷……我不想开辆车还要冒着被人打印出来给全班人看的风险。(这才是最终目的咳咳)
再就是此号不再更文,所以取关也随意啦,关注新号我会用这个号回关您的qvq!!!
最后啾啾绑文冬凌er @冬凌ling ,谢谢你的鼓励与安慰,我超超超超――超爱你w!!!!!

总结与反思

事实证明人生气的时候智商真的会≤0……
emm我承担昨日盲目发脾气带来的后果。
首先为昨日直接或间接被我影响到心情的小伙伴说声抱歉,二是在此保证,今后不会再把三次的烦恼带到二次来。

有些话不太好听但还是要说清楚:
我并没有义务产粮,只是个为爱发电十八线都排不上号的写文的,断更是经常的,如果你只是来看文的且对于我这个人并没有任何称得上“喜欢”之类能让你继续关注我的原因,去留随意我不会介意。
二是这个号只是我的个人号,所以只要我喜欢的还是会点推荐,如果烦到你直接屏蔽推荐就好。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一点实话是:我并没有觉得所谓关注我就是我的粉丝,我们都不过是喜欢同一对cp,是道友也是朋友,我不会为了一点数...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特地洗脸洗手拿出御用(划掉)小剪刀,喜滋滋的拆包裹,打开的那一瞬间不禁惊叫出声!!
沙雕滤镜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但拿到实物的盆友们都知道它到底有多肤白貌美!!
p1我最棒的也是最后一个儿童节礼物……赞美楚楚!!! @楚字
p2仙女桃桃画的曦瑶,美到不可方物呜呜呜我要拿相框裱起来!!! @司徒桃
p3楚楚送的簪子!!!炒鸡好看而且和我新买滴汉服蜜汁搭配!!!
言语难以表达心中的激动,今天也要吹爆这俩神仙!!!我爱曦瑶!爱楚字!爱司徒桃!爱所有为曦瑶产过粮的太太们!
over.

【曦瑶】魂灯

#中考前最后一篇文啦,还有几个坑等我暑假回来再填w

#虽然知道活动结束了但还是凑不要脸想艾特楚楚…… @楚字 请太太吃粮!!(//////////)

――魂灯,上古神器。相传手捧魂灯心念思念之人的名字,若魂灯燃,则其魂尚在,若魂灯灭,则魂已逝。如若先燃而后灭,则其魂将永居冥界,再无来生。

金光瑶有段时间没给蓝曦臣写信,后者苦等无果,找了个借口便御剑直奔金鳞台。

门生见是泽芜君没敢拦,蓝曦臣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芳菲殿前,抬手正欲敲门,停在门前两三尺处又缓缓放了下来。

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抹额、衣服领子、袖口有没有因为御剑疾行而被风吹歪,泽芜君在确保自己这副模样不会被那人取笑后,才屈指轻轻叩了...

开学了
开弧了
别掉粉
我爱你们。

【曦瑶】似狐

#短打

#超我流小甜饼,欢迎收看泽芜君与敛芳尊如何在清谈会低调秀恩爱qvq

蓝曦臣一直觉得金光瑶像只狐狸。

且不说他一双桃花眼如何把蓝曦臣迷得神魂颠倒,单单瞧他整日挂在面上温和明媚的笑,便不由得觉得这是位亲切的家主,金光瑶也就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将权术玩弄于股掌之间,笑嘻嘻地把人家老窝给端了的事时有发生。

因此,曾被这“温柔”的笑深深祸害过的世家家主也觉得金光瑶像只狐狸。

但是这和泽芜君眼中的金小狐狸是不一样的。

金光瑶喜欢甜食,辣的也能吃些但吃多了就闹肚子。有次正值上元佳节,金麟台开了场别开生面的清谈会,来参会的各家都要带上自家特有的元宵,都摆在宴席上由敛芳尊一一品尝。

什么姑...

可能还是更喜欢曦瑶之间的感情。
“清谈会想开就开,蓝曦臣想请就请。”
今日你上我的金麟台,明日我去你的云深不知处。
赏花,酌酒,抚琴,对诗。
与你做尽所有文人雅客做过的事。
从某种意义上曦臣与瑶咪都是温柔到极致的人啊。

以上是我眼中的曦瑶。
我是一个杂食啥都吃,但是产粮还是专注于一对cp不拆不逆的好,我是澄吹但也是瑶吹,最后在曦澄和曦瑶之间还是选择了曦瑶。
从我个人的感受看,曦瑶圈的小可爱们对于我这种并不出名而且文章并不是很好的半吊子写手也很友善,当然不是说曦澄的各位不好,只是我写曦澄的时候评论区的确是少有评论的。
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各家有各家的好,但是我站曦瑶。

【曦瑶】非恨生

#短打

#我流小甜饼,一定要看到最后!真的是甜的!甜的!

金光瑶是在还魂后的第二天被蓝曦臣找到的。

当时他正坐在一棵菩提树下弹着古琴,身边围坐了一圈琴班的学童,都被眼前锦衣男子指下涓涓流出的曲子所惊艳。那天蓝曦臣刚好去兰陵参加完清谈会回程,途径一座风景秀丽的小镇,鬼使神差地攀了最近的一座山峰,刚行到山腰,忽然在这荒郊野外听到蓝家秘传的《清心音》,心下古怪,便循着声音寻了过去。

见到抚琴者的第一眼,蓝曦臣便觉得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直到那人奏完一曲将琴归还给学童,仰头对蓝曦臣笑道:

“二哥瞧瞧我这琴技可有退步?”

蓝曦臣这才相信,眼前这人是他心心念念数十载的金光瑶。

声音不觉有些发...

【曦瑶】一吻定情

#短打

#就是请大家吃个糖qvq


一个晴朗的三月午后,暖风带着初春的问候光临,蓝曦臣将热了一遍又一遍的粥摆在床头的矮几上,伸手拉开了窗帘。

略有些刺眼的阳光照得床上的人皱了皱眉头,手里攥了被子似乎想翻过身去。

蓝曦臣眼明手快将他翻了过来,动静有点大,那人有些不耐烦地睁眼,一张放大了数倍的温柔的脸出现在眼前。

“二哥……”

“阿瑶。”蓝曦臣将他扶起坐好,忙将矮几上的白粥端了过来,舀一勺放在唇边吹了吹,再送到金光瑶面前。

金光瑶张口将那勺粥一滴不剩吞进肚里去,瞅了一眼蓝曦臣身后窗外暖阳高照,抹了抹嘴角道:“我睡了多久?”

“刚过了12点,要是困还可以再睡会。”

蓝曦臣不急不慢...

【曦瑶】游云不见(一)

#曦瑶

#人物亲妈的,OOC我的

#私设原著背景曦瑶归隐

#可能会有bug,欢迎捉虫

#幼稚园文笔,慎入!

01.
 
距离清河聂氏首办清谈会三四天前,金光瑶便出发去了云深不知处。兴许是走得急,随身只带了点换洗衣物与散碎银两,同恨生一起严严实实裹在一大方深蓝色粗布里。

方才卯时,金光瑶便到了山脚下,抬眼是刻满了四千条家规的规训石,簇拥在山石草木之间,日光下澈,影布石上*,倒是为这庄严的石头平添了一份生趣。

门口值班的云深门生自是认得敛芳尊,可视线瞟到那人身后背着的包袱,暗叹这位竟是亲自带了东西。

犹疑片刻,身着金星雪浪的那人便开了口:

“我找泽芜君。”

一直半垂的头稍...

© 北有温茗 | Powered by LOFTER